开个小号,写写赤安。

【赤安】七日谈/第一章·é€ƒäº¡çš„结束(中篇)

标题:七日谈


章节:第一谈·é€ƒäº¡çš„结束 ç‚¹æˆ‘看序章

配对:赤井秀一/安室透

本章简介:“我想,接下来一段时间你得住宾馆了吧?我每天会来宾馆,而你,一天能问我一个问题。怎么样?”


申明:本文设定为安室透已经知道冲矢昴为赤井秀一假扮,且知道苏威之死的真相。

警告:企图正剧,似乎失败。感谢阿淇的鼓励。

这一章愉快地撒糖,至少我自己觉得洒了不少呢。


【正文】


厂外状况超出了他们的预期。显然琴酒已经向上面报告了情况,组织派来的后援早已等候在路口。虽人数仅寥寥五个,但他们的专业素养绝对,绝对不与赤井或安室相差多远。杀手们暂且因为赤井他们有枪而不敢靠得太近,但其实靠近于否不过是时间问题罢了。



此时此刻,两人正躲在一处暗巷中稍作整顿。外面的杀手职业素养很好,五人没有一人发出过大的声响,宽敞的马路上只剩下不急不缓的脚步声,和摆弄枪支时零星泄出的声音。



就如同死神在徘徊。


“我们最好赶紧想一个办法。”安室低语道,不时扫一眼对面戴着假面的男人,平静不久的心再次焦躁起来,让他的伤处痛感更为强烈。



他真想撕下冲矢昴这张看似永远波澜不惊的脸。


“继续耗下去的话,子弹没了我们就死定了…!”




赤井注视着对面的男人。暗巷内狭小的空间让两人甚至没法同时转身,他能清晰地感到安室透的气息和波动的情绪。赤井定了定神,一个大胆的计划在他心中慢慢成形。过了一会,他轻声开口。



“我有个计划。”



“说吧。”



“但需要我们高度配合。”


安室几乎想朝他啐一口。“快说。”


“我还有两颗烟雾弹,和八发子弹。等会我先出去,扔一颗挡住他们的视线,你别管我,直接冲上五百米外他们停的那辆SUV,到时候我跳上来。”



安室没有说话,只是愣愣地瞪着赤井。他的语气就如同在问安室借个火一样平淡,却无端地让安室的呼吸边得急促起来。



“你在开玩笑么……赤井秀一…!这,这是送死。”


赤井的眼神柔和了几分,抬头看向穿过缝隙投下的最后一缕夕阳。“别多说了安室君,除非你有更好的办法。”



安室没有回答,因为他已经做出了选择。他从自己的手枪中退出两枚子弹,递给赤井。


赤井不解地皱起眉。


“我给自己留了三枚子弹,我想应该够了。”安室的声音很平静,他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平静了下来。“赤井秀一,我是很希望你死。”



“一一但绝不是今天,也绝不是死在他们的手下。”



那个男人笑了笑,摘下冲矢昴的眼镜,从风衣口袋中拿出一副墨镜换上,走出了暗巷。



安室没有看他的背影,而是闭上了眼睛。外面的脚步声正向这边逐渐靠近,他听到了拉开保险栓的声音。



他摒住了呼吸。


三。


二。



一。


两声轻响先后响起,白烟伴随着杀手的骂声漫进了巷口。安室倏地睁开眼,左手捂住口鼻,右手握着枪,迅速地冲上外面冲斥着白烟的街道。他看不清眼前的事物,但能听见白烟中剧烈的咳嗽声,咒骂声,打斗声,惊呼声,枪声。


他没转头去看赤井,只是尽力向前跑去。


这是那个男人为他创造的机会。


白烟中应该还含有麻痹神经的成分,那些杀手根本就没对安室多加注意。一个杀手恰好蹲在安室的面前痛苦地喘息着,他揪住杀手的留海,将枪口对准杀手抬头露出的脖子。



他们在逃亡。没错,他们是亡命之徒。但比起亡命之徒,两人迅猛的攻击和敏捷的姿态,令他们更像两匹拉开战势的公狼一一无声地相互配合,向敌人毫不留情地扣动扳机。



不知为何,这种感觉让安室隐隐地感到兴奋。他将这种莫名其妙的情绪归咎于眼前糟糕的场面。



安室很快冲出了白烟的范围,还顺便解决了挡在他面前的一个人。此时他距离赤井和杀手们大约已有五十米米远。他在心中飞快地计算着。


烟雾弹最强力时能维持四分钟,也就是说,他还有四分多钟能上车。



但赤井能过来么?



能。他说能,就能。安室想。



于是他继续向前跑去。


在三百米外的大街上,一辆黑色的SUV停路边。安室跑过去,警惕地举起枪。确定车内没人后,他便拉开车门坐上驾驶位,发动了引擎。


他蜷缩在座位上,捂紧了腹部,脸色煞白。但他至始至终盯着后视镜,等待着赤井的出现。



一分钟后,另一边车门开了,一把狙击枪被扔上后排座位。安室看了眼跳上来几乎没有受伤的人,重新坐直了身子,猛地踩下了油门。


“后面还可能会有新的增援过来,安室君最好开得快一点。”


“后面还有几个?”安室问道。


“两个。但一个已经不能走路了。还有一个的体力也绝对不够他来追我们。”


安室惊讶地看了眼正在用手机查找地图的赤井。没错,赤井几乎毫发无损。



“你没有受伤,但是干掉了两个组织内专业杀手还将另一个打到不能走路?”



“对。”赤井看着手机说道,把导航打开,仿佛刚才那场恶战与自己无关。“我们距离市中心还有一定距离。导航说,起码再开一个小时。”



安室点点头,将车靠边停了下来。“看你精神不错的样子,我们换一换吧,赤井君。我有些累了。”


他有些撑不住了。


赤井点点头,和他换了个位子。



“你看起来脸色很不好。”赤井瞟了眼副驾座上面色苍白的男人。


安室咳嗽一声,把座椅摇下去些,侧身半靠在皮垫上。“是啊,如果我真的受了重伤,按赤井君这反应速度,恐怕早死了。”



“抱歉,刚才没注意。因为我没看到你被伤到。”



比起回应这毫无诚意的道歉,安室觉得还是检查伤势更为要紧。他调亮车内的灯,而后解开衬衫下摆处的扣子,将几乎被汗水浸透的背心向上拉起,露出腹部大片的肌肤。


带着薄汗的腹肌随着男人不急不缓的呼吸上下起伏,在并不明亮的车灯照射下,映出的是柔和的小麦色。灯光穿过半撩起的背心,投下微妙的光影效果,一道流淌的暗光跃然于他的肤上,仿佛是一个独立的生命体,随着窗外飞逝的景致一同变幻,最后隐没消散在下方裤腰处。漂亮流畅的肌肉线条充满了生命力。


只是美中不足的是,在腹部右侧的皮肤上,有一块两个巴掌大的瘀伤破坏了这份平衡的美感。淤伤显得突兀而触目,成为这具身体上的一处瑕疵。安室叹了口气,伸手试探性地戳了戳乌青,立刻疼得呻吟出声。


“被伏特加踹的。”他向投来探寻目光的赤井解释道。赤井的目光是猎人独具的目光,像是要从安室身上夺走什么一样,令他本能地嗅到危机。



接下来,赤井确实做了一个让安室要跳车窗的动作。他看了眼前方的路况,在安室来得及做出反应前,左手放开方向盘,覆上他裸露在外的肌肤。赤井的手不凉,可安室还是忍不住打了个颤。


“你…?!”


“别动。我在确认你有没有皮下大出血以及骨折。”


“我自己也可以做。专心开车,探员,尤其是在现在这样快的速度情况下。无论是你没注意到路况,还是我一拳打翻你,都不会有什么好结果。”



“我对自己的车技很自信。”赤井跟着导航的指示,面不改色地打了个弯。


“你…”


“别动。”


有些出乎意料的是,安室还真就不动了。


触感不错。赤井漫不经心地想到,指尖沿着乌青的边缘一点点描摹,寻找安室的皮肤下是否有异样的突出。他的肤色不算白,但放在安室的腹上却对比鲜明。在赤井看来,有种说不出的奇特感觉。手掌下的肌肉绷得似乎有些过紧,让赤井忍不住透过反光镜看向安室。


不出所料,安室同样在看赤井。缩小的瞳孔配上半露的精壮腹肌,还有那握紧的拳头,令他整个人如同一头蓄势待发的豹子,仿佛随时会一跃而起朝赤井扑来。只是面颊上不正常的红晕和略快的呼吸声削减了他不少锐气,使他倒更像是炸毛的猫儿在做徒有其表的示威。


赤井愉悦地收回手,嘴角带着上扬的弧度。“应该没有积淤血,但因为这个地方牵扯到不少肌肉,所以对你的行动有挺大的影响。”


安室点点头,整理好上衣看向窗外。



“你还没告诉我你是怎么在不受伤的情况下杀死那些杀手的。”



“这没什么重要的。”


“…恩?”赤井拿出一根烟准备点上,刚准备继续说下去,突然感到太阳穴被冰凉的金属抵住。


“我不介意和你比比看,是我开枪的速度快,还是你点上烟的速度快。”


赤井没什么表示,放下了打火机,但烟还是叼在嘴上。



“你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,赤井君。”



“换一个问吧。”



安室疲惫地抬手遮住眼,深吸一口气。


“我是怎么被绑的?我被绑的时候,听见有人提到水无怜奈,她怎么样了?你又是怎么知道我被绑的?还有,你是如何和我的部下取得联系的?”


“麻烦你一一回答我。”


赤井笑了笑。



“安室,我们来做个约定。”



“我听了这个约定是否合理再答应你。”


“我想,接下来一段时间你得住宾馆了吧?我每天会来宾馆,而你,一天能问我一个问题。怎么样?”



安室眯起眼,打量着身边驾驶的男人。



“什么问题都可以?”


“对。”但回不回答是我的权利。赤井想到。


“成交。之前的那几个问题不算,今天的问题我等会在宾馆再告诉你。”无论你回不回答,我都可以判断出你的态度。安室想到。


“现在,我们得买两件衣服。”赤井指了指两人满是血污的外套。当然,没多少来自他们自己。



一个小时后,两个各自心怀鬼胎的男人穿着崭新的风衣,就如同普通的旅客般走进米花市花园酒店。


【TBC】

抱歉呀,之前在期末考,所以这一章来得有点晚!下一章可就具体的谈话要开始了啦

新年快到了,预祝大家新年快乐——

【赤安】七日谈/序章 谈话的开始(中篇)

标题:七日谈

章节:序章 è°ˆè¯çš„开始

配对:赤井秀一/安室透

本章简介:琴酒收到库拉索的信息,安室暴露了。

申明:本文设定为安室透已经知道冲矢昴为赤井秀一假扮,且知道苏威之死的真相。

警告:企图正剧,似乎失败。感谢阿淇的鼓励与建议。

刚刚看到错位的,抱歉了。垃圾LOFTER。

【正文】


安室醒来时,最先恢复的是嗅觉。厚重的霉味间夹杂着一缕香烟的味道直冲进鼻腔,令他忍不住呻吟一声,摇了摇沉重的头。他想要抬起手揉一揉不舒服的鼻尖,却发现自己根本就做不到。

他的双手被人反绑固定在身后。

琴酒已经收到库拉索的信息,安室暴露了。

慢慢地,他的视觉也开始恢复,令人恼火的白斑从视网膜上逐渐褪去。虽然眼前尚有些模糊,但他依旧挣扎着扬起头,观察四周的环境。


这是一片空旷的大地方。不出意外的话,应该是一个废弃的仓库。偌大的场内,除了头顶忽明忽暗的简陋吊灯,就再没有其他照明设施。落日的余辉穿过不远处半敞的大门洒在地上,呈现出一道橘色的狭长亮斑。

和天台比起来,这倒是一个不错的处决点。他自嘲地想。

安室喘了口气,慢慢压下上身,然而下一秒腹部袭来的疼痛让他瞬间瞪大了眼,差点就要吃痛出声一一该死,他差点忘记被带来前还挨了伏特加那蠢货一脚!

在空旷的房间内,不轻不重的喘息声显得异常响亮。


他定了定神,强忍着如同被灼烧般疼痛,努力地伸直背后的双手。被捆住的双手中血液无法通畅地循环,安室可以清晰地感到,皮肤下的动脉正通过过于激烈的跳动向自己抗议。他闭上眼,直到颤抖的食指指尖触到鞋底边缘处一块小小的突起的那一刻,才松了口气。


很好。他咬了咬牙,重新弯下身捏住突起的橡胶套,发力向外一抽,一片类似于柳叶刀的小刀片便出现在手上。

小巧且锋利的刀片,用来划开亚麻绳再好不过了。

此刻,房间内又多了一种细碎的,打磨的声音。

可恶…这绳子太粗了。安室暗骂一声,加快了磨绳的速度。手臂上的肌肉酸涨不已,但他一刻也不敢停,对手指被割开的一道道细密的伤口也浑然不觉。他不敢在死神面前稍作哪怕只有一秒的休息。

又过了漫长的几分钟,一声不明显的“刺啦”后,安室自由了。

只是于此同时,一道黑影挡住了投在地上的夕阳。

或许是因为之前被摔在地上的缘故,耳鸣从安室刚恢复知觉时就没有停下过,而是在他脑中变得愈发尖锐。

我完了。前组织成员听着逐渐靠近的脚步声想到。我完了。


“其实,我很喜欢喝波本。”有着银色长发的男人,一手夹着快要燃尽的烟,从黑暗中现形。安室别过头,他不想在人生最后一刻,还要看到这个男人丑恶的嘴脸。

“是么…可我很讨厌杜松子酒。”他咳笑一声,下一秒腹部的钝痛让他倒抽一口凉气。该死。

琴酒没有立即说话,只是举高临下地看着跪在地上的卧底。

“但现在可惜的是,我就要打碎一瓶波本。”

“那不是挺好么。反正总有一天,整个酒窖都会被拆除。到那时…哈,一瓶酒都不会剩了吧。”

“是么?就凭几瓶已经被摔碎的酒?苏威?还是莱伊?或者即将被摔碎的你?还真是可笑。”

那个名字从琴酒口中吐出来的一瞬间,愤怒几乎就要冲破安室颤抖的身体。他怎么敢…他怎么敢提起苏威!

盛怒下的安室刚想抬头朝琴酒开火,视线却停在琴酒身后的柱子后那一个不正常的反光点上。他的心跳漏了半拍,肾上腺素迅速飙升。

那是他再熟悉不过的,狙击步枪上的瞄准镜。


而那漆黑的枪孔,瞄准的是琴酒的手。

他在被抓前,给风见打了个电话,但很快就挂掉。这是他们的一个约定信号,表明安室透出事了。

来得挺及时。他想。

肾上腺素来得快,去得也快。安室很快就平静下来,如同大海般薇蓝的瞳孔闪过一抹佼黠,直直对上琴酒的双眼。

“你突然看起来精神了不少。伏特加那脚还不够么?”

“当然不够。”安室勾起嘴唇,弓紧身子。“再来颗子弹才够呢。”

话音刚落,一道火光划破整个房间内的暗淡和死寂,紧接着是一声巨响,仿佛要冲破房顶一般。安室忍痛拣起琴酒落在地上的手枪,摇晃着站起身,向后点地一扫腿,在面前的黑衣人膝盖关节背后就是一脚。

“看来杜松子酒的味道不过如此,还是摔碎了比较好。”

安室扫了眼握着血流如注的手腕的人,跟着来营救的部下一起冲破那道夕阳。他知道,门外一定有不少组织成员向这里赶来。


看清是谁来救他后,安室后悔了,刚刚应该朝来救他的人也开一枪。哪怕此刻因为有他在,安室确信他们一定能逃离这里。

来的人根本不是他的部下,却是他的敌人。

是赤井秀一。准确得来说,是戴着冲矢昴面具的赤井秀一。

“赤…啧,你来干什么?”安室侧身躲开右边的袭击,给朝他正面扑来的人一肘击,顺便把人往赤井身上摔去。“风见他们人呢?”

赤井倒是表现得波澜不惊,他没什么表情,抬枪将一边企图靠近的人打翻在地,拉起安室的袖子就往外跑。

“一群前来送死的警察,和一个被你记恨的FBI相比较而言,还是后者好一些。”他边跑边向后看,在一个拐角处将踉跄的安室拉进一间隐避的仓库。


安室几乎是摔进仓库内的。 


他跌跌撞撞地跟在赤井的身后,扶着墙壁才勉强靠着铁门板坐上地。冰凉的混凝土地让他猛得打了个激灵,这一动又牵动到腹部的肌肉,令他额头上冒出的冷汗涔涔下淌,费了好一会功夫才说服绷紧的身体放松。


 ä¸çŸ¥é“是不是肋骨断了。安室有气无力地想到。无论如何,腹部肯定已经青了一片了吧。 ä»–现在需要点其他的事物来转移注意力。


 äºŽæ˜¯å®‰å®¤è½¬å¤´çœ‹å‘一旁正透过铁门缝隙向外观察的FBI探员。赤井并没有注意到安室的异样,或者说,正处于高度紧张状态下的他无暇顾及安室。


安室平复了呼吸便压低声音开口。 â€œèµ¤äº•å›ï¼Œåˆšæ‰æ˜Žæ˜Žå¯ä»¥çž„准手腕的吧。” 


“……?”赤井显然还未反应过来。他没有回头,目光始终聚焦在门外的动静上。


 â€œæˆ‘是说,从赤井君刚才那个狙点,其实是可以一枪打在琴酒的手腕上的吧。但为什么选择打在他的耳边呢?”安室低笑一声,尽量用轻松的语气掩盖自己的不适。“还是说,FBI的训练水平不过如此呢。”


 â€œéžè¦è¯´çš„话,彼此彼此吧。”赤井转过身,从夹克衫内拿出一把手枪和一个消音器扔给安室,又从口袋中拿了三颗子弹填满自己刚刚用过的手枪。“如果你刚才足够配合我,向右侧身一定的角度的话,我当然能在不击中你的情况下击中琴酒的手腕。更何况,在我扣动扳机前,你就注意到我了吧?所以,只能怪你自己不够配合我了。”


 â€œè¿™ä¸ç¦è®©æˆ‘怀疑起,日本警察厅是否有效地训练了你们的团队合作能力啊,安室。”


 å®‰å®¤æ— å£°åœ°ç»„装完手枪,真心希望第一颗射出的子弹是打在身边人的头上。


 â€œæ—¢ç„¶ä½ ä¸è¯´è¯ï¼Œé‚£æˆ‘就当默认好了。”赤井勾了勾嘴角,站起身。“后面的人没有跟上来,我们赶紧走吧。”

安室护着腹部跟他一同起身,没好气地开口。“门口难道会没放哨?”

“有两个。一人一个,难道安室君不行?”赤井拉开保险拴,看了安室一眼。

被反问的人打了个鼻哼。“当然行。”

他们悄无声息地离开了仓库。


把守的两人显然已被通知到刚才仓库内发生了什么,两人警觉地来回踱步,不时地向四处确认情况,这给赤井和安室带来不小的麻烦。但毕竟是受过专业训练的卧底,虽然比正常情况下多花了些功夫,那两人对赤井安室的靠近始终浑然不知,甚至都没意识到他们就矮身蹲在自己背后的草丛中。

安室和不远处的赤井对视一眼,慢慢举起手中的枪。或许因为先前被绑得太久的缘故,又或许是因为伏特加那脚实在太狠,安室握枪的手有些不受控制地发抖。他撇撇嘴,另一只手扣住右手手腕。

没打中是小事,在赤井面前丢脸是大事。


几秒钟后,随着前后两声几不可闻的轻响,他们跨过尚在抽畜的尸体,冲出大门。

【TBC】

要评论,长长的那种嘛。

别理我,短短的也好。
爱你们哟。

© A shot in dark 🔚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