开个小号,写写赤安。

【赤安】七日谈/序章 谈话的开始(中篇)

标题:七日谈

章节:序章 谈话的开始

配对:赤井秀一/安室透

本章简介:琴酒收到库拉索的信息,安室暴露了。

申明:本文设定为安室透已经知道冲矢昴为赤井秀一假扮,且知道苏威之死的真相。

警告:企图正剧,似乎失败。感谢阿淇的鼓励与建议。

刚刚看到错位的,抱歉了。垃圾LOFTER。

【正文】


安室醒来时,最先恢复的是嗅觉。厚重的霉味间夹杂着一缕香烟的味道直冲进鼻腔,令他忍不住呻吟一声,摇了摇沉重的头。他想要抬起手揉一揉不舒服的鼻尖,却发现自己根本就做不到。

他的双手被人反绑固定在身后。

琴酒已经收到库拉索的信息,安室暴露了。

慢慢地,他的视觉也开始恢复,令人恼火的白斑从视网膜上逐渐褪去。虽然眼前尚有些模糊,但他依旧挣扎着扬起头,观察四周的环境。


这是一片空旷的大地方。不出意外的话,应该是一个废弃的仓库。偌大的场内,除了头顶忽明忽暗的简陋吊灯,就再没有其他照明设施。落日的余辉穿过不远处半敞的大门洒在地上,呈现出一道橘色的狭长亮斑。

和天台比起来,这倒是一个不错的处决点。他自嘲地想。

安室喘了口气,慢慢压下上身,然而下一秒腹部袭来的疼痛让他瞬间瞪大了眼,差点就要吃痛出声一一该死,他差点忘记被带来前还挨了伏特加那蠢货一脚!

在空旷的房间内,不轻不重的喘息声显得异常响亮。


他定了定神,强忍着如同被灼烧般疼痛,努力地伸直背后的双手。被捆住的双手中血液无法通畅地循环,安室可以清晰地感到,皮肤下的动脉正通过过于激烈的跳动向自己抗议。他闭上眼,直到颤抖的食指指尖触到鞋底边缘处一块小小的突起的那一刻,才松了口气。


很好。他咬了咬牙,重新弯下身捏住突起的橡胶套,发力向外一抽,一片类似于柳叶刀的小刀片便出现在手上。

小巧且锋利的刀片,用来划开亚麻绳再好不过了。

此刻,房间内又多了一种细碎的,打磨的声音。

可恶…这绳子太粗了。安室暗骂一声,加快了磨绳的速度。手臂上的肌肉酸涨不已,但他一刻也不敢停,对手指被割开的一道道细密的伤口也浑然不觉。他不敢在死神面前稍作哪怕只有一秒的休息。

又过了漫长的几分钟,一声不明显的“刺啦”后,安室自由了。

只是于此同时,一道黑影挡住了投在地上的夕阳。

或许是因为之前被摔在地上的缘故,耳鸣从安室刚恢复知觉时就没有停下过,而是在他脑中变得愈发尖锐。

我完了。前组织成员听着逐渐靠近的脚步声想到。我完了。


“其实,我很喜欢喝波本。”有着银色长发的男人,一手夹着快要燃尽的烟,从黑暗中现形。安室别过头,他不想在人生最后一刻,还要看到这个男人丑恶的嘴脸。

“是么…可我很讨厌杜松子酒。”他咳笑一声,下一秒腹部的钝痛让他倒抽一口凉气。该死。

琴酒没有立即说话,只是举高临下地看着跪在地上的卧底。

“但现在可惜的是,我就要打碎一瓶波本。”

“那不是挺好么。反正总有一天,整个酒窖都会被拆除。到那时…哈,一瓶酒都不会剩了吧。”

“是么?就凭几瓶已经被摔碎的酒?苏威?还是莱伊?或者即将被摔碎的你?还真是可笑。”

那个名字从琴酒口中吐出来的一瞬间,愤怒几乎就要冲破安室颤抖的身体。他怎么敢…他怎么敢提起苏威!

盛怒下的安室刚想抬头朝琴酒开火,视线却停在琴酒身后的柱子后那一个不正常的反光点上。他的心跳漏了半拍,肾上腺素迅速飙升。

那是他再熟悉不过的,狙击步枪上的瞄准镜。


而那漆黑的枪孔,瞄准的是琴酒的手。

他在被抓前,给风见打了个电话,但很快就挂掉。这是他们的一个约定信号,表明安室透出事了。

来得挺及时。他想。

肾上腺素来得快,去得也快。安室很快就平静下来,如同大海般薇蓝的瞳孔闪过一抹佼黠,直直对上琴酒的双眼。

“你突然看起来精神了不少。伏特加那脚还不够么?”

“当然不够。”安室勾起嘴唇,弓紧身子。“再来颗子弹才够呢。”

话音刚落,一道火光划破整个房间内的暗淡和死寂,紧接着是一声巨响,仿佛要冲破房顶一般。安室忍痛拣起琴酒落在地上的手枪,摇晃着站起身,向后点地一扫腿,在面前的黑衣人膝盖关节背后就是一脚。

“看来杜松子酒的味道不过如此,还是摔碎了比较好。”

安室扫了眼握着血流如注的手腕的人,跟着来营救的部下一起冲破那道夕阳。他知道,门外一定有不少组织成员向这里赶来。


看清是谁来救他后,安室后悔了,刚刚应该朝来救他的人也开一枪。哪怕此刻因为有他在,安室确信他们一定能逃离这里。

来的人根本不是他的部下,却是他的敌人。

是赤井秀一。准确得来说,是戴着冲矢昴面具的赤井秀一。

“赤…啧,你来干什么?”安室侧身躲开右边的袭击,给朝他正面扑来的人一肘击,顺便把人往赤井身上摔去。“风见他们人呢?”

赤井倒是表现得波澜不惊,他没什么表情,抬枪将一边企图靠近的人打翻在地,拉起安室的袖子就往外跑。

“一群前来送死的警察,和一个被你记恨的FBI相比较而言,还是后者好一些。”他边跑边向后看,在一个拐角处将踉跄的安室拉进一间隐避的仓库。


安室几乎是摔进仓库内的。 


他跌跌撞撞地跟在赤井的身后,扶着墙壁才勉强靠着铁门板坐上地。冰凉的混凝土地让他猛得打了个激灵,这一动又牵动到腹部的肌肉,令他额头上冒出的冷汗涔涔下淌,费了好一会功夫才说服绷紧的身体放松。


 不知道是不是肋骨断了。安室有气无力地想到。无论如何,腹部肯定已经青了一片了吧。 他现在需要点其他的事物来转移注意力。


 于是安室转头看向一旁正透过铁门缝隙向外观察的FBI探员。赤井并没有注意到安室的异样,或者说,正处于高度紧张状态下的他无暇顾及安室。


安室平复了呼吸便压低声音开口。 “赤井君,刚才明明可以瞄准手腕的吧。” 


“……?”赤井显然还未反应过来。他没有回头,目光始终聚焦在门外的动静上。


 “我是说,从赤井君刚才那个狙点,其实是可以一枪打在琴酒的手腕上的吧。但为什么选择打在他的耳边呢?”安室低笑一声,尽量用轻松的语气掩盖自己的不适。“还是说,FBI的训练水平不过如此呢。”


 “非要说的话,彼此彼此吧。”赤井转过身,从夹克衫内拿出一把手枪和一个消音器扔给安室,又从口袋中拿了三颗子弹填满自己刚刚用过的手枪。“如果你刚才足够配合我,向右侧身一定的角度的话,我当然能在不击中你的情况下击中琴酒的手腕。更何况,在我扣动扳机前,你就注意到我了吧?所以,只能怪你自己不够配合我了。”


 “这不禁让我怀疑起,日本警察厅是否有效地训练了你们的团队合作能力啊,安室。”


 安室无声地组装完手枪,真心希望第一颗射出的子弹是打在身边人的头上。


 “既然你不说话,那我就当默认好了。”赤井勾了勾嘴角,站起身。“后面的人没有跟上来,我们赶紧走吧。”

安室护着腹部跟他一同起身,没好气地开口。“门口难道会没放哨?”

“有两个。一人一个,难道安室君不行?”赤井拉开保险拴,看了安室一眼。

被反问的人打了个鼻哼。“当然行。”

他们悄无声息地离开了仓库。


把守的两人显然已被通知到刚才仓库内发生了什么,两人警觉地来回踱步,不时地向四处确认情况,这给赤井和安室带来不小的麻烦。但毕竟是受过专业训练的卧底,虽然比正常情况下多花了些功夫,那两人对赤井安室的靠近始终浑然不知,甚至都没意识到他们就矮身蹲在自己背后的草丛中。

安室和不远处的赤井对视一眼,慢慢举起手中的枪。或许因为先前被绑得太久的缘故,又或许是因为伏特加那脚实在太狠,安室握枪的手有些不受控制地发抖。他撇撇嘴,另一只手扣住右手手腕。

没打中是小事,在赤井面前丢脸是大事。


几秒钟后,随着前后两声几不可闻的轻响,他们跨过尚在抽畜的尸体,冲出大门。

【TBC】

要评论,长长的那种嘛。

别理我,短短的也好。
爱你们哟。

评论(4)
热度(72)

© A shot in dark 🔚 | Powered by LOFTER